千浣ye

酒逢知己千杯少,。。。

Happy Spring Festival My Dear

以前没正儿八经地产过文,现下只为Hilson特创此篇来应眼下之景。迟到的春节快乐,以及希望大家(忽略bug)食用愉快ʕ •ᴥ•ʔ

        当Wilson转动锁匙打开自家的门时,迎接他的不过是与往日并无二般的场景:窗帘半遮半掩,是早晨House“不你不能打开窗帘我还没睡醒见光死”和他“你是个医生你知道多晒太阳是有好处的而且这是美好的朝阳啊”的抗争的结果;茶几上照常放了他和House的水杯,其中很明显,好看的(House的评价是更像个女人会用的)那只上有着一段时间之前被人用马克笔写上的“Mommy loves U”的残痕,杯中还有一点点没有洗干净的咖啡渍;沙发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老样子,House早打算换掉它了,只是Wilson还舍不得——他和这些旧物总是有说不清的感情的,一如和House。
        一切都再平常不过了,然而,上了一天的班,Wilson也还是发现了有些不对劲。
         House不想拉的窗帘在原位,House不喜欢的水杯在原位,House看不过去的沙发也好好活在那里。
         那House呢?他本应该摊在沙发上用拐杖敲着Wilson的水杯对他说“嘿Wilson我饿了快做饭再不做饭我就要打给社工说这边有个快要饿死的瘸子了”。但今天这并没有重演,也就是说House此刻并不在这里,但他明明比Wilson更早下班回家了。不对劲,Wilson想。他摘下围巾脱下大衣把他们随手搭在了沙发上,只是随着他放衣服的手边一瞟,Wilson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冷汗也随即而来。
         House脸朝下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呈现出经典的受害人的体位。
         尽管Wilson很慌,他的大脑也还是不负众望地及时转动了起来。被谋杀?不像,附近的地上和墙上都没有血渍,如果是下药,House的四肢应该也不会是这种放松的状态。Vicodin嗑多了摔倒了?天啊不会吧他可是在沙发旁边应该不会这么笨地直接往地上摔啊。
         Wilson纠结于这两种假定中无法自拔,他小心翼翼地颤抖着跪了下来然后趴在地板上准备观察House,刚把视线固定在House的头上,正想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姿势,他旁边的脑袋突然转过来,睁开一双湛蓝的眼睛盯着他。Wilson惊叫一声,从地板上跳了起来,迅速跑到了沙发另一边。“House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这又是在玩什么装死游戏这次我真的要生气了你太过分了”Wilson的大声喊话还没结束,House就一脸嫌弃地走到Wilson身边双手按住他的肩膀摇晃着他并喊到“够了够了Wilson冷静下来!”“你叫我怎么冷静?!遇上室友装死这件事可不是人人都像你一样能坦然接受的!”Wilson气愤地反驳道,House却悄悄地走到了他身后,“所以我们的关系也只是室友吗Wilson,我觉得你白天的思维和晚上的思维好像并不一样”House从身后环抱住Wilson,用他的胡茬磨蹭着Wilson后颈的皮肤,引得Wilson一阵战栗,“好吧就算我口误了我道歉,那么请你解释一下刚才是怎么回事。”House把头埋进Wilson的颈窝,手从他的衣服下摆伸了进去,抚摸着Wilson温暖的肌肤,他嗤地一声笑了,“所以Wilson医生你真的太忙太辛苦了,竟然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House学着医院里那些爱纠缠Wilson的小护士的娇嗔的口气。Wilson声音颤抖着,“House,如果你要干什么的话直接干可以吗,我知道今天并不是什么纪念日。”“确实并不是,今天是中国农历的春节。”“所以?”“所以想给你个惊喜喽。”Wilson翻了个白眼,把House从自己身上推开一点,“明明是惊吓。我要睡了,别闹了House。”“不嘛Mommy,小Greg还很兴奋呢~”House贴在Wilson身上蹭来蹭去,不时地亲着Wilson的脖子。“嘶…看来是小Greg兴奋,而不是Gregory House兴奋。”Wilson的声音逐渐沙哑了起来,他向后有些依恋地靠着House。“不错,Mommy,你总算知道了。Happy Spring Festival, Wilson. ”

         直到后来Wilson对春节这个节日还是颇为惦记。

分享单曲:See the World 演唱者:Gomez http://y.meizu.com/l/eu6Fry
来自S3E15末尾。

Wilson你直白得太可怕了,,,(Cuddy 被挡住了orz)